OPPO所遵循的是“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然后小心看护好”的精品理念,聚合精力和资源于若干系列的若干产品,最终打造出能够真正满足用户需求的爆款产品。

文/钱阳
摄影/《中国周刊》记者 杨剑坤
支持机构/卡塔尔国家旅游局
责编/刘霞

有很多人可能对远在中东的国度卡塔尔还不甚了解。但这绝对是一生必游的神奇国度。

除了史籍中无数关于波斯的记载外,远东古老大国和中东袖珍国度的深切关联可能要从加入世贸组织开始。2001年在多哈举行的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上审议并批准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由此正式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贸易组织成员。2017年,卡塔尔国家旅游管理署(QTA)宣布在中国开设总部位于北京的代表处,以及上海和广州均设有办事处。卡塔尔正式跻身中国政府批准的旅游目的地国家(ADS)。

春天,我们踏上了探险远东、探索阿拉伯神秘世界的旅途。

卡塔尔坐拥亚洲、欧洲和非洲战略交汇点,屡获殊荣的卡塔尔航空公司是世界上最好的航空公司之一。(荣获Skytrax五星评级的全球精英航空公司之一)从北京国际机场T3航站楼踏上卡航的机舱,就能明显感受到这个五星级航空公司果然名不虚传。

波斯湾边的梦幻之城

北京和卡塔尔有5个小时的时差,到达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时,正是当地早晨五点多的光景。一轮红日从波斯湾上冉冉升起,照亮了眼下这个遥远而陌生的世界。

珍珠岛,是多哈豪华社区和著名奢侈品购物区。

炎热少雨、干旱沙漠、绿色稀少……一走出机场,卡塔尔沙漠气候的典型地理特征,仿佛是一把巨大的剪刀,剪除了我们很多平常关于旅游目的地山清水秀的想象。

机场到市中心是一段人工填海的沙漠道路。不到半小时车程,前方隐约出现一片林立高楼,仿佛沙漠中的海市蜃景。我们带着各种好奇,进入到这个中东国家的心脏地带。

位于波斯湾西南海岸的卡塔尔半岛,2018-11-17宣布独立。首都多哈原是以打捞鱼虾和珍珠为主的海滨小城镇。随着石油天然气的发现,一跃成为中东极速繁华的现代城市。

卡塔尔是君主立宪制的酋长国。埃米尔为国家元首,掌握国家最高权力,由阿勒萨尼家族世袭。现任埃米尔为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城市中随处都能看到埃米尔的头像,可见其受民众爱戴的程度非同一般。一出海关,导游和我们谈到最多的另一个人就是“莫扎王妃”。

随着石油天然气的发现,位于波斯湾西南海岸的卡塔尔首都多哈一跃成为中东极速繁华的现代城市。

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财富该做什么?思想前沿,又有雄才大略的莫扎看到国家不能永远依赖石油经济。所以她以石油换美元,然后在国际上大笔投资多种产业,使国家财政来源多样、充盈而且稳定。“一个国家最宝贵的资源是它的人民!”巨大的财富使得卡塔尔成为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公民享受全民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等。

滨海路是多哈也是中东最靓丽的滨海景观大道,总长约7公里。沙漠大道旁时而能看到葱茂的绿地、盛开的鲜花和高大的椰枣树。这些我们看似平常的景观,对于干旱少雨的海湾地区来说却是极其奢侈的人造风景,据说一棵树每年的维护费就高达5000美元。

沿途现代化建筑竞相矗立,外交部、经贸部、财政部、内政部、中央银行等许多政府机构大厦都沿大道而建,卡塔尔埃米尔宫也坐落在海滨大道的一侧。最惹人注目的就是喜来登酒店,当年中国代表团就是在这座酒店签订下加入世贸组织的协定。

火炬塔下的奢华世界

多哈被誉为中东的运动之都,我们到访的第一站便是卡塔尔的“亚运村”。

如果想要闻青草的气味、感受扑面的清风,多哈市民就会来到亚运村火炬塔下Aspire(渴望)公园:让孩子们喂鸭子、观赏湖里的鱼群、在绿草如茵的游乐场上玩耍,对缺水少绿的沙漠城市居民是一种超奢享受。

外形酷似当地著名羚羊角,高度317米的2006年亚运主火炬塔被改成高级五星酒店。

骏马、王子的点火仪式,曾惊艳全人类体育爱好者们的眼球。繁华落幕,2006年的亚运会在多哈举行后,为将运动会的设施继续发挥作用,外形酷似当地著名羚羊角,高度317米的亚运主火炬塔被改成一个拥有167个房间的高级五星酒店。门前的标志是每一个游客必拍的焦点,这个设计由英国知名的品牌公司SomeOne完成,设计师对火炬的处理,呼应了原来建筑物的特征,简洁而让人印象深刻。

在火炬酒店300米的高度上有一个360度的旋转餐厅,随着缓慢的旋转,我们在安静享受当地美食的同时将多哈全景尽收眼底。

难以置信的是塔外突出部分,竟然是一个异想天开的空中游泳池。据介绍,最初游泳池设计是透明的,后来考虑到在200多米高的位置悬空游泳,会让一些客人心生胆怯,于是改成了现在不透明的弹壳形状。每到晚上,整个火炬塔就变身成巨大的发光体,这个漂亮的火炬地标夜夜点亮多哈的自豪星空。

与地标建筑火炬塔遥相呼应的是哈里发体育场,这个曾举办过2006年多哈亚运会开幕式的体育场建于1976年。据悉,经历过两次翻修,这座可容纳四万人的巨大空间,还将成为举办2022年世界杯的首座球场。

全球顶级购物中心之一的多哈Villagio购物中心。世界上著名的奢侈品名店和顶级会所汇聚于此。

距离火炬塔不远,就是被称为全球顶级十家购物中心之一的多哈Villagio购物中心。

有人说最好的购物中心体验不仅仅取决于设施和空间,还取决于给购物者提供的独特体验。沿街修有碧波荡漾的人工河。河上有桥,水中有船。一个连种树的水都要从国外进口的国家,却在购物中心里修了一条真正的淡水河,这种手笔让人慨叹不已。

全封闭的穹顶天幕彩绘蓝天白云以及阿拉伯风格装饰画。庞大的室内购物中心竟然有几条商业街。运河岸边一排排联体小别墅还带着阳台,有着鲜艳的花朵和树木。Prada、LV、Gucci、D&G等世界上著名的奢侈品名店和顶级会所汇聚于此。除了商场、超市,购物中心还有餐厅、电影院、滑冰场等。无论外面的气温有多高,在这里购物如同进入东方神话境界,仿佛与外面那个炎热的时空身处两个星球。

瓦其夫老市场与卡塔拉文化村

在急速推进国际化、现代化的同时小心呵护自己的文化特性,保护传统文化遗产——是我们对卡塔尔的深刻感受。

瓦其夫老市场是卡塔尔最著名的集市之一,这个地处多哈最繁华地段的巨大市场,最初是贝都因人交易畜牧和水产品的露天集市,至今已有上百年历史。老市场内的建筑大多两层,多为土木结构,修旧如旧,泥墙和外露的木梁彰显古代阿拉伯原始风貌。老市场共有1500多间店铺。纵横交错而又狭窄的小巷,使市场犹如迷宫。步行街店铺和露天摊位上藏红花、阿拉伯风格服装、手工艺品等琳琅满目。难得一见的是市场内至今还保留着旧时独轮小车送货的传统,仿佛时光倒回“一千零一夜”年代。

卡塔尔小心呵护自己的文化特性。瓦其夫老市场地处多哈最繁华地段,市场内的建筑大多为两层,保留了古代阿拉伯原始风貌。

到瓦其夫老市场附近,一定要逛逛当地最具特色的猎鹰专卖店和猎鹰医院、跑马场、骆驼场等。这里有阿拉伯纯种马,这些世界闻名的宝马在炎热的卡塔尔有着超乎想象的福利,马舍里安装有空调,还配备了专门的游泳池,锻炼马的肌肉和呼吸功能。马场的附近就是颇具规模的骆驼场,这里被木栅栏围起的优质骆驼产自遥远的北非苏丹地区。在卡塔尔每年都有很多场赛马和赛骆驼比赛。黄沙之上,尘土飞扬,那肯定是一场场激动人心的剧烈运动。

拥抱全球化和建立开放社会的同时,不牺牲国家独特的个性,注重呵护传统。

卡塔拉文化村是一个阿拉伯传统特色气息浓厚的艺术圣地,大量的穆斯林传统元素,使艺术如宗教一样充满神圣感。卡塔拉文化村由卡塔尔老国王哈马德在位时投资建造,旨在最大限度地保留卡塔尔与阿拉伯世界的传统文化审美与社会功能,使东西方两种文化在这里得到碰撞与融合,人们没有偏见地对待任何一种艺术门类与文化习惯。

“卡塔拉”是卡塔尔已知最早的称谓。“这就像是你要进入另一个地方,卡塔拉与其他一切完全不同。”文化村位于多哈海滨、珍珠港金色沙滩岸边,与迪拜隔海相望。

卡塔拉文化村虽然汇聚了众多国际艺术、文化机构,但整个建筑群外观却像是传统集市。这里集歌剧院、音乐厅、博物馆、画廊、古罗马式露天环形剧场、影院、艺术学校、文化创意市场于一体。还是国家艺术协会、国家摄影家协会、阿拉伯剧院联盟与卡塔尔音乐学院、卡塔尔爱乐乐团的驻地。

文化村里的蓝色清真寺是中东地区瑰丽的清真寺之一,由著名的土耳其建筑师Zainab Fadil Oglu设计。以绿松石和紫色瓷砖镶嵌而成。清真寺的外侧大厅展览阿拉伯传统艺术手工作品,成为艺术园区连接社区与市民最重要的文化和精神纽带。

离清真寺不远,是两个高约15米的锥形镂空黄褐色鸽子塔,这是传统的伊斯兰建筑,据说可以追溯到数千年以前。这种具有强烈当代装置艺术感的塔形建筑是为城市鸽子和鸟类的人工住所,也是收集鸟类粪便用做肥料的装置,充满了古老的慈悲和智慧意味。

著名法籍华人设计师贝聿铭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建于人工岛上,成为卡塔尔最热门艺术中心和旅游景点。

这里国际化的文化市集充满了古阿拉伯市集的神韵;雕刻穆斯林传统线条的开放式环形剧场,有着古希腊环形剧场的自然声场,无需电声就能很好演出;在卡塔拉艺术长廊有印度艺术家Subodh Gupta的雕塑,圆形剧场前的“自然之力”雕塑由意大利雕塑家洛伦佐·奎因创造。

卡塔拉文化村所在的珍珠岛占地约400公顷,是多哈豪华社区和著名奢侈品购物区,据说沙滩上的细沙也是从沙特阿拉伯进口。珍珠岛借鉴迪拜的棕榈岛建设模式而打造,到处是高级住宅、酒店、奢侈品购物中心、美丽的沙滩和私人游艇停泊场。

沙漠上的中东文化中心

1995年卡塔尔建立教育、科学与社区发展基金会,以科教立国,努力促使国家从石油经济走向知识经济。摆脱对石油经济的依赖,实现国家可持续发展。

建于人工岛上,占地4.5万平方米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是卡塔尔最热门的艺术中心和旅游景点。1997年阿卡汗奖评审会的成员之一路易斯·蒙雷亚尔说服卡塔尔的埃米尔聘请没参赛的贝聿铭设计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希望通过这个创新设计建筑,将卡塔尔打造为中东的文化中心。

位于多哈大学城中的卡塔尔当代艺术馆中的艺术品。

“这是我曾经从事过的最困难的工作之一。我必须去把握伊斯兰建筑的精髓。”为了表现伊斯兰建筑的本质,贝聿铭在中东考察了好几个月,研读穆罕默德的理论,亲自到埃及、突尼斯等地采风。用白色石灰石堆叠而成的艺术馆简洁几何结构倒映在蔚蓝的海面上,博物馆中庭偌大的银色穹顶之下,150英尺高的玻璃幕墙装饰四壁,人们可以透过它望见碧海荒原。最神奇的是无论从哪个方位观看博物馆,都能看到一位典型的伊斯兰女性裹着头巾的神秘面容。抽象与具象、传统与当代浑然一体,耐人寻味。

“他们给我提供了多哈滨海大道沿线的很多地点进行选择,但是我担心未来很多大型建筑建起来后,会遮蔽住博物馆的光芒。”由于担心这个博物馆会被周围环境所淹没,贝聿铭请求王室为其在海上打造一个独立的岛屿,如今博物馆所在地就是卡塔尔政府应贝聿铭的要求而特意建造的人工岛。从这个故事中,我们不难看到这个国家对设计师的尊重和自身蕴藏的艺术品位和自觉。

“这里的收藏也许不及法国卢浮宫和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那么多,但是,其收藏的质量却是令人惊讶的,无论在何处都堪称顶级收藏。”博物馆有4500多项收藏,横跨了7世纪到19世纪的时间长河。馆内藏品不限于伊斯兰世界,还有来自受到伊斯兰艺术影响的印度、西班牙等三大洲的不同文化系统。

“艺术改变卡塔尔!”这是我们在卡塔尔旅行最强烈的感受。

为了未来国家的转型,文化建国的理念开始成为国家发展战略方向。卡塔尔“80后艺术女王”玛雅莎公主从2006年开始,从前辈手中接过“文化建国”的重任,每年花巨资购买艺术作品捐献给卡塔尔当代艺术博物馆。

香蕉岛安纳塔拉度假村距离多哈半岛东岸11公里,新月般的小岛独拥天然滨海沙滩。

位于多哈西郊的大学城,旨在培养“具有批判思想、解决问题的能力、团队合作精神,以及能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合作的人才”。位于大学城中的卡塔尔当代艺术馆、国家图书馆、国家会议中心等建筑,都出自各国建筑设计大师之手,无不让人耳目一新。为了让卡塔尔成为沟通东西方文化与艺术的桥梁,国家还为2022年世界杯修建了奥林匹克博物馆等将近20座博物馆。其中最庞大的项目当属依据沙漠玫瑰造型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荒原狂野与碧波中的奢华

很难相信,在短短几十年里迅速现代化的卡塔尔,却依然保留着千百年来的传统。

来自荒漠里的贝都因人,逐水草而居,定居卡塔尔半岛后,依然没有丢失掉游牧民族血液里的野性。每到周末,很多人便会开着越野车,来到沙漠深处,冲沙、放隼、骑骆驼……

隼,对于卡塔尔人是图腾般的飞禽,是沙漠里的游牧民族与鸟类之间传承千百年的情谊。卡塔尔王室在全球著名产地寻找顶级隼种。隼在卡塔尔就像中国的大熊猫。猎隼运动在卡塔尔是一项全民运动。猎人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来训练幼鹰,与心爱的猎鹰之间建立起亲密无间的关系。在瓦其夫老市集的隼类专卖店里,随时能看到父亲带着孩子前来选隼,小小阿拉伯少年,闪动着清亮的双眸,像对待珍宝一样与每一只隼互动,寻找和自己最投缘的飞翔伙伴。

古老的训鹰运动深受卡塔尔人的热情追捧,冬日捕猎季节,卡塔尔人都会带着猎隼进入沙漠深处,寻找南迁过冬的波斑鸨,上演现代版的阿拉伯游牧生活。

虽然现在汽车替代了骆驼,成为沙漠里穿行的交通工具,但为了传承这个传统游牧文化,卡塔尔在沙漠入口处也保留了骑骆驼的体验,游人可以骑乘骆驼体验不一样的沙漠漫游,那种蛮荒原始的感觉使人终身难忘。

卡塔尔绝不止荒凉单调的沙漠色彩,从多哈朝海湾远眺,香蕉岛就隐约浮现在碧波深处。那里有卡塔尔目前唯一一家拥有水上别墅的奢华酒店。

香蕉岛安纳塔拉度假村坐落在离多哈半岛东岸11公里、面积13公顷的独立小岛上。搭乘酒店专属豪华渡轮,只需20多分钟海上航行便可抵达。

沙漠冲沙、放隼、骑骆驼……是沙漠游牧民族与鸟类之间传承千百年的情谊。

新月般的小岛独拥800米天然滨海沙滩,色如翠玉的海水、天堂般的自然景致、私密的海岸线,使这里成为逃离都市喧嚣、重获身心康乐、探索自然秘境的绝佳处所。

阿拉伯风情与安纳塔拉品牌基因融合,141间客房中有豪华海景客房以及几十栋配备专属泳池和池畔凉亭的安纳塔拉水上别墅。

30多个锚位的专属游艇码头、趣味横生的海钓、浪漫的夕阳游船等,度假村的水上项目丰富多彩。这里的潜水中心有单独的练习池和双道专业冲浪练习池。

与波斯湾如翡翠般清透的海水形影不离,岛上设立的“天平康体中心是中东地区度假酒店内的独一无二,漂浮在水上的安纳塔拉水疗提供土耳其浴池、按摩池,以及依循多哈古老部落传统、具有浓郁卡塔尔文化特色的理疗护理。

在岛上,美食的约会总能不期而遇,Al Nahham餐厅以海鲜为食材、融合阿拉伯与地中海特色的风情美味。日落之后,享受海风轻抚,静眺多哈海岸瑰丽夜景,天上人间莫过如此。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